梦忆当时_繁花似锦

无题(二)

小学生文笔+ooc,本来想弃坑的,但是想着既然写了就发完吧



还在想题目╮(︶﹏︶)╭



“毛毛,起床了。”住毛不易对面房间的吕泽州按照其他人要求敲了敲毛不易的房间门。
      “好。你们今天怎么起那么早?”
      “那啥,今天带你去一个地方。”
      “哦,行。”
       吃早餐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说话,尴尬的氛围布满了整个房子。
       赵天宇和周震南带着毛不易上了赵天宇的车,车上安静得一根针掉下都听得见。收音机是唯一能在如此低气压的环境中发出声音的物体。不知不觉,毛不易就睡着了。
       车停在一个小区门口“到了。”毛不易揉揉眼睛,怎么一觉醒来就被拐到了一个小区门口。突然后面也停下一辆车,王竟力从上面下来,毛不易看着后面那辆车上偷偷看着他的几个人,苦笑了两声。
       眼前是一片别墅区,毛不易心中突然有种莫名的不安。他俩走到了一栋别墅门口,王竟力按了按门铃,一秒钟之内就消失在了毛不易眼前。但是,毛不易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口袋里还有部微型监听器,以便发生危险事故时及时救援毛不易和钟易轩。
       听到门铃声,钟易轩以为是自己的经纪人,打开门时,顺口说:“龙龙姐。”本想转头,却在看到那个人的影子的时候停住了住了,他转头看着那收悉的面庞,拼命忍住眼泪轻声说:“是你啊。” 门里的和门外的人同时沉默了,毛不易看着眼前那个自己日思夜想的人,脸红了一下,又变正常了,并且同时在心里暗骂了那帮人不少于一百遍。在这尴尬的环境里,钟易轩终于又发话了:“进来吧,不用脱鞋了。”
       而此时,那一群吃瓜群众已经成功的借拜访钟易轩的理由将车停进了小区,听着两个人的对话笑着,“傻儿子见傻儿子啊”周震南笑得不行了。“那可不一定咯,那两个人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咯。”廖俊涛神奇的口音再次出现。“这个的对讲功能关了吗?”赵天宇突然问了一句 “关了关了,除非我们中间有某个傻子把它开了。”马伯骞说道。(不要问我为什么两辆车上的人突然坐在一起,因为赵天宇坐在孟子坤腿上,周震南坐在马老师腿上,笑容突然猥琐(☌̮ꌁ☌̮)略略略)
       毛不易轻轻的关上门,打量了一下房子内部,便坐在了沙发上。沙发正对着的电视机上方,摆着一张照片,不难看出这是他俩的合照。房子内随处可见两个人所喜欢的装修风格。钟易轩慢慢踱步进了厨房,拿出两杯茶,放了一杯在毛不易面前,便也坐下来。



无题(一)

之前直接删了,因为没改之前没眼看(虽然现在也是)

严重小学生文笔+ooc

题目还没想( ͡° ͜ʖ ͡°)✧

2020年毛不易和钟易轩成为了同性恋合法之后公开的第一对娱乐圈的夫夫,无数的娱乐圈好友发来祝福,粉丝们也很高兴,因为自家偶像终于成家了,虽然对象不是自己
       转眼间过去三年了,两人都已出名了。一年前,毛不易选择了退圈,为钟易轩写歌,有时会发一些歌,虽说淡圈了,大部分的粉丝都还在。就这样,两个人走上不同的道路,因为地位的差异,钟易轩的毒唯粉开始在毛不易的微博下骂他,要他离开钟易轩,因此,两人只能勉强地维持这一段濒临消失的爱。
       毛不易淡出娱乐圈后的七个月后,正当部分编造两人分手的人准备停止时,两个人悄悄地分手了。因为并不想闹出事来,两个人在微博上仍有互动,但他们的私人生活却已经完全改变了。
       分开之后,毛不易却依旧想象着钟易轩在他身边,买菜是还习惯性的买来钟易轩喜欢吃的,拿碗筷时还习惯性的多拿一副,直到其他人提醒他时,才猛然想起钟易轩已经搬走了。
       这天晚上,所有人都聚集在了客厅,沉默不语之时,马伯骞摇了摇头,看着毛不易:“老毛,你最近怎么了,突然怪怪的?”其他人点点头,望着他,这时,那个被知道分手后,却在粉丝面前依旧阳光开朗的大男孩突然掉下了眼泪,所有人都慌了,除了最了解他的廖俊涛,他示意其他人安静,并且向王竟力使了个眼神。拍拍毛不易的后背。“擦擦眼泪先。”王竟力回了个点头。“我忘不了他,忘不了那些时光,忘不了他看到我写的歌的样子,忘不了他转发我唱的歌时的微博,我忘不了他……”。赵天宇摇了摇头“毛毛,忘不了就去找他吧……”“可是我怕……”“怕什么?”“怕他不愿意见我……”沉默的王竟力,突然说自己要上厕所,离开了客厅。
       而在北京另外买了一套房子的钟易轩出乎意料的和毛不易一样了。他会在忙碌之后回家时打开房门喊到:“老毛,我肥来啦!”却突然看着空荡荡的家,想起来两个人已经分手。没有人在他回家时替他拿行李,给他做饭,冬天再也没有人抱着他,让他能暖和一些;夏天则没有人有人提前帮他开好空调,以至于睡觉时不会太热。自己写歌时会莫名其妙地弹起那些毛大胖子的歌。
       直到这天,晚上8点,躺在床上开着空调编曲的他突然接到了电话,屏幕上显示“王竟力”。“喂,王二妈。”那头先是一片沉默,但突然间响起了毛不易的话,他听着听着,脸上不经意间落下了一滴眼泪,接着两滴,三滴,他咬着被子,哭的无声无息。这时,王竟力突然说话了:“轩轩,你听到了他说的话了,对吧……”“嗯……”“轩轩,他还爱你。你知道吗,要不是我们今晚找他,他不知道会瞒多久,本来挺开朗的大男孩,被你的毒唯粉骂得多惨,我看过他的微博评论,只要是关于你的,经常有求你们分手的,就算他经历了这么多事,但是他也很脆弱,他希望有个人能陪他,安慰他,保护他。公司找他的那一天,是我和廖俊涛陪着他去的,其他人都害怕他情绪失控,本来说全部去的,但他拒绝了,只找了我们俩。”“二妈,抱歉,我……”“我记得当时只有龙龙姐在那里,她脸上充满着心疼,当时毛毛已经好几个晚上没睡着觉了,龙龙姐问他怎么办时,他说‘如果实在不行,只能分手了。轩轩的路还很长,多帮帮他吧……'‘老毛,那你怎么办?'‘对啊,毛毛!'‘我就偶尔发发歌就好了。如果要付违约金的话也可以吧。'‘不,毛毛,只要你没消失在这里 就不会的。'当时他的嘴唇都发白了,他害怕这一天怕了多久,却不得不面对。行了我先不说了,你把你的地址发给我,他想去找你。”“好……”
       当他走出浴室,毛不易已经上楼了 。“怎么样?”“让毛不易去找他吧,也该让他们互相理解重新开始了。”
       所有人看着王竟力手机上钟易轩发来的地址,沉默了。